【浸大學生租機走數】拖一個月 淨覆一個字加Emoji

756

適逢畢業季節,不少電影、電視和廣告等創作產業的畢業生均需拍攝畢業作品,沒有器材怎麼辦?市面不少器材租用公司因此營運而生。
翟先生是器材租用公司負責人,他提供各式各樣拍攝器材以供租用,由於選擇齊備,不少電影人、電視台或是自由工作者都是他的客人,而學生亦是其中的主要客源。租借器材解學生拍攝之急,翟先生笑言當中經歷相當有趣,曾遇上大小狀況,有樂有苦,更有機會遇到走數事件,「每一年都會發生大概類似的事,每次學生犯錯就是一笑置之。出面可能不給予他們機會,但我會給予他們機會,他們始終也是學生。」

然而,近日有一浸會大學電影系學生向他租用器材走數,令他深感無奈。「前後拖了一個月,完全找不到人,WhatsApp已讀不回。」這位莫同學所借的器材約值一萬多元左右,原定租用一天,最後用了三天就還回器材,但是租金一直拖欠。

翟先生曾求助浸會大學電影學院,但得到的回覆令他相當失望:「(電影學院回覆指)這是學生和你們公司的商業問題,學校其實管不到他,找不找數也管不到。」
公司營運多時,不少口碑都是從口耳相傳,「學生知道我是誰,一開始就Whatsapp我問相關器材,然後就會上來領取他們想要的東西。」翟先生形容,「這行很講一個『信』字,這是行頭唯一的優良傳統。」

「最高的價值可以借出十多萬一支鏡頭或是三十多萬元一部機,我都會借。」在他心目中,願意付出金錢租用器材,是對製作認真的人,「很坦白你用得這些器材就是對自己有要求,有要求又付得起錢,那就借出,大家都是講個『信』字。」

翟先生指自己也曾是學生,經歷過不夠預算的時候。「有時他們租完東西,不是立即找數

,我會容許他們幾天後再找數。」他指,一來學生不是有錢的,可能幾個學生合分做一份功課,如最後拍攝超支,更要籌錢。他希望能以彈性處理。「學生他日有可能出來做這一行,有機會再見面的,現在是客,他日可能是朋友。」

說到這行的辛酸事,翟先生不禁搖起頭來。「曾試過一部電影被走了十多萬數,監製無故消失了。有些人借東西時麻麻煩煩要求多多,而還東西時器材總是『甩皮甩骨』。」他形容這些事時有發生,更有些人事後不願賠錢,最後生意變成白做。

即刻去片:
https://video.next.hk/mcp/encode/2019/05/21/3831979/20190521_news_production_carol_w.mp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