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港警拘留2小時的台灣小子:親歷「暴徒」真相帶回台灣!

465

「我沒有做壞事,我只是去麥當勞稍事休息,比較晚離開遊行現場,就被香港警察當作嫌疑犯般對待。」鼻子(暱稱)9月初來港參與了多場在港舉行的集會,沒想到回台的最後一個晚上(9月8日),便親身「體驗」被香港警察盤查,與逾廿位在場人士並排面壁,手抱頭半蹲近兩小時。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

再次站起來時,他的雙腿發麻幾乎沒了知覺,再被逐一喊去另一邊搜身搜行李,亦被盤問為何會在現場出現,「我回答說我是一位設計系的研究生,為了寫論文而來觀察一下街頭運動,那位警員便怒嗆,『這是暴動,不是運動』、『你在參與暴動』。」

鼻子指出,或許是當下被拘留的人數頗多,因此並沒有往常在影片所見般的暴力與血腥,「但我又沒有做壞事,為甚麼要被拘留這麼久呢?是警方突然提早結束不反對通知書的時間,大批群眾一下子散不了場,我也只是在麥當勞休息了一會,便被警方完全包圍起來了,想走也走不了。」鼻子無奈道。

由於事先已有心理準備或會面對一定風險,鼻子在來港前已做好資料搜集,即使在港被捕也有方法尋求香港法律或社工協助,因此當時的他並沒有感到害怕,「我猜現在最壞的後果,可能是無法再入境香港和中國吧!」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, outdoor

這場運動開展以來,不少台灣民眾透過社交媒體向港人打氣,惟甚少人會如鼻子般,身體力行飛過來與港人同行。「首先打動我的是一個網上瘋傳畫面,大概是8月中的一場遊行,雨很大,港人卻仍然撐著傘向前走;不久後再看到少女被打破眼睛的新聞,我便決心要買機票過來香港。」

買了機票後,鼻子不斷思考,一位台灣小子貿然飛來香港,又能為這片土地帶來甚麼幫助呢?於是他便向身邊的朋友募集逾萬元台幣(約3,000元港幣),在當地購置一批防毒面罩、濾毒罐等,「能力有限,帶過來的物資不多,但希望能夠盡一分力支持大家。」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.

短短五天的行程,除了去了一趟太平山頂看看香港夜景外,鼻子在其餘時間都走在群眾中,運送物質到物資站、集會遊行高喊口號、早上跑到學校與學生手拉手築人鏈,切切實實地成為這場運動的一份子。

「香港人真的很團結,在人群中高喊口號時,完全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連結;看見很多人捧著水和食物,在人群中穿插派發給在場的人,整個畫面十分溫馨!」鼻子回憶道。

台灣目前大概有過半的媒體均屬「親中派」,因此大多數民眾接收到有關香港這場運動的新聞,均是經過親中媒體的議題設定而傳播的資訊,「就像我父母看電視多數是看中天和TVBS,他們只會看到香港示威者『暴力』的一面。」Image may contain: one or more people and closeup

鼻子的祖父是四川人,作為外省第三代,他從小便在政治立場偏藍(支持國民黨)家庭中成長,「在政治上可說是跟他們話不投機,他們都認為香港的示威者都是『暴徒』,這次我也是瞞著他們來港的。」他無奈道。

「希望這次來到香港,親身見證這場運動的真實狀況後,將這些畫面分享給台灣民眾,讓他們能夠更全面的看待這場運動,了解到『今日香港,明日台灣』這句話的逼切性。」鼻子強調明年的台灣大選正是關鍵時刻,一場選舉、一個結果,就此決定了台灣所迎向的將來。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.

札記:
在訪問的過程中,S小姐彷彿從鼻子身上,看到一眾香港示威者的身影;在強權面前,人民皆是微小而脆弱,大家卻試圖以雞蛋之軀撼動高牆,這是為了甚麼?

係愛呀哈利🤷🏻‍♀️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, standing原文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reporter.s.hk/posts/528664524629686